静静的,

曾也是那一丝牵挂,

也想拥你入怀中,

可却远隔天涯。

谁又将那私信传來,

在我早就忘却的句下,

又续了重重的一笔,

刺痛我早已麻木的心?

静静下,

它又跳动了。

是该谢谢?

还是埋怨?

活了回来,

就要承受活着的孤独!

我更习惯了它是死的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