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 1

法兰西摄影师tEric Pillo的著述“In
Situ”,收音和录音了一文山会海他在澳洲动物公园拍片的相片,这几个“野生”动物身处于人工化的看守所。即使它们能够吃饱、住得安全,但为何墙壁会涂成鲜深钴紫?又为哪儿协会这么“人类化”?大家感到动物公园会尽力模拟动物自个儿的居留条件,但事实却不然。

在照片里,大家看见三只只怀恋的动物。动物公园里的条件,仿佛在提醒它们这里是圈养的世界,不必再惦念野外的生活。

相关文章